蒜蓉提包

开门了

在我创作时,我常常会想到今天吃了啥,如一根大骨,并且吸了很久髓。在那时我为之心花怒放。别人一眼就看出它是大骨。但它被我“冒犯”过,我明白这个远在别人之后。

评论

热度(6)